中文 ENGLISH
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青春足迹】谭勇文:蝶变
发布日期:2012-4-8

人物白描:
  技艺超群文生辉,学术新秀捧金杯。寻得所爱勇无畏,“作茧自缚”终化蝶。
 
   第一作者SCI学术论文3篇,总影响因子26;发明专利2项;研究工作被《Nature》杂志重点推荐……一颗科研新星正在上海交大冉冉升起。他就是本期“青春足迹”的主人翁——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08级博士生谭勇文。
 
   初次听闻谭勇文的介绍,就被他的学术成就所折服;而当有缘面谈之时,再次被他的认真细致、谦虚随和所深深吸引。他回望过去、感受现在、展望未来,无不怀揣着他的那份执着、那份感恩。他化蛹成蝶,实现了一个华丽的蜕变!
 
作茧自缚”,厚积薄发
 
   “选择好方向,就脚踏实地去努力!”这句话出自谭勇文之口,他做到了,他选择将自己用厚厚的“丝”缠绕,潜心等待华丽破茧。
 
  2008年谭勇文进入上海交通大学材料学院攻读博士学位,迈出了他走向成功的第一步。这一步,看似寻常,实属不易。在硕士阶段谭勇文学习的是天体物理,研究天体起源与演化,认识自然规律。在学习过程中,他渐渐发现自然生物蕴藏着许多神秘的结构、向人们传递着无穷的智慧。基于这一灵感与兴趣,在考博选择专业的时候,谭勇文通过对国内外大学及各科学院研究所研究方向的调研,最终选择了由上海交通大学张荻教授领导的“遗态材料”课题组,研究大自然中的遗态材料的基础与应用。
 
  尽管谭勇文具有很好的物理知识背景,但对刚进入课题组的他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在专业上与以前所学的知识相差之大是他不曾想过的,许多的专业课程也没有深入系统地学习过,而且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实验工作,这一切成了他在课题组开展科研的最大挑战。另一方面,遗态材料涉及陶瓷、金属、聚合物领域的各种设计理念与制备方法,作为一门跨越了化学、物理学、材料学、生物学等多领域的交叉学科,对研究人员相关知识的深度与广度要求非常高。谭勇文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他喜欢的,他愿意为之付出的道路。
 
  谭勇文从基础课程入手,自学了本科以及研究生阶段的所需材料学课程。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宿舍的灯往往还是亮着的,映射出他疲惫却又好学的身影。就这样,他以最短的时间学习掌握了材料学的基础,开始了课题的研究。
 
  然而,课题的开展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一帆风顺。课题刚开始,对于材料的制备合成方面的进展就止步不前,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未能解决这一问题。那段时间的他每天晚上都要阅读大量文献,白天则在实验室尝试新方法,通宵达旦地学习、思考、实验。“虽然忙碌,但很充实,很受启迪。”面对这段艰难的日子,他依旧平静,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最终,他凭着自己的毅力找到了新方法,有效地解决了课题的关键问题。在随后的实践探索中,谭勇文保持着他这种脚踏实地、刻苦好学、细致认真的态度,一步一个脚印地沿着他选择的方向前行。
 
   “要有坚持不懈、勇战困难的精神!”“作茧自缚”的他无畏艰难,努力破茧成蝶。
 
破茧而出,不忘感恩
 
 有付出就会有回报。
 
  在导师的指导下,谭勇文成功地开发了一种物理与化学相结合的制备合成技术,将原始具有三维多级精细结构的蝴蝶翅膀鳞片转化为Au、Co、Ni、Pd、Pt等七种具有原始蝶翅精细分级结构的金属,该技术还可用来制备其他金属材料,这些具有精细三维的金属材料将在光、电、磁学等领域得到应用,如Au蝶翅展示出优异的拉曼信号增强性能,具有广泛的实际应用前景。2011年7月21日,其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化学综合类国际重要期刊《德国应用化学》(Angew. Chem. Int. Ed., 50 (2011) 8307,影响因子12.7),随即在国际上引起关注。2011年8月4日,《Nature》杂志将之选为研究热点在其正刊上指出:“该方法至少适用于制备七种常见金属。由于蝴蝶和蛾类有175000种可供选择,材料科学家们可在亚微米水平上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三维结构库。这些纳米构造具有大量潜在应用,如可用于光子晶体的设计( Nature, 476, (2011) 9)”。后续的机理研究于2012年2月13日发表在材料学综合类国际重要期刊《先进功能材料》(Adv. Funct. Mater., (2012) doi: 10.1002/adfm.201102948,影响因子8.5),并被选为该杂志内封面文章。在此之前,2月8日Wiley出版社旗下的重要科技媒体“Materials Views”对该工作以“在蝶翅上分析:铜质蝶翅用于SERS检测”为题先于论文发表进行了重点推荐。
 
  “感谢这里的人,感谢这里的环境!”
 
  面对如此荣誉,谭勇文依然谦逊,谈到导师和同学,他有些激动。“要做好科研,必须首先学会做人。”他始终谨记着导师张荻教授对他的教导。“他经常找我们谈心,关心我们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尽心尽力为我们解决生活困难。尤其是在科研方面,他不仅给了我很多有益建议,还在百忙之中亲自帮我联系测试及材料表征的单位,让我很感动,感谢他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照顾!”
 
  无疑,张荻教授带领“遗态材料”课题的研究不仅为太阳能电池、光子晶体、气敏传感等前沿科学问题提供了解决途径,还为破茧而出的谭勇文安上了一对飞向成功的翅膀。
 
   一起为谭勇文安上翅膀的还有顾佳俊副教授,正是他不断鼓励和耐心指导,并且在实验关键时期和谭勇文通宵达旦地在分析测试中心做实验,才使得谭勇文更加坚定了继续课题研究的信念。“每一次的实验和论文撰写,他都能给我很多建设性的意见,正是在我和顾老师积极的讨论与交流下,微纳米结构的遗态金属材料才得以制备出来。”
   同样,实验室的整体学术氛围也帮助了他很多。实验室老师和同学不同的学科背景为谭勇文提供了了解各方面知识的良好途径,遇到了瓶颈问题时也能得到各种角度的解决建议。
 
展望未来,传递翅膀
 
   由于谭勇文研究生阶段学习天体物理的特殊身份,所以他刚到实验室不久就有了个戏称,叫做“星星·月亮”,他觉得这个戏称就是他需要导师同学帮助的写照。而如今,随着他的努力和成功,谭勇文在实验室又多了另一个戏称:“太阳·地球”,他的研究引领了遗态研究的方向,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同学们从事科研的信念。
 
   然而,荣誉等身的谭勇文依旧保持着“星星·月亮”的初衷,延续着他一贯的虚心好学、谦逊随和。“能力有限,努力无限!”他回顾几年博士研究生涯,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仍然有很多未知的领域等待自己去发现、去探索、去收获。
 
   谈到未来,他希望毕业后可以走出国门感受异国的科研氛围,见识国外的学术研究工作,使自己在科研上有更成熟的思考和见解,以便日后回国能进行更深入更具挑战性的科研工作。
 
   饮水思源,他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优秀的交大人,将担负起教书育人的职责,把这种精神传递,为更多的后起之秀安上翅膀,实现科技造福人类的梦想。
 

                    供稿:材料学院学培办 王炜杰